工商时报社论经济部长的下与上

818浏览 分类:信息化 2020-01-14

工商时报11日社论摘要如下:

 高雄气爆灾后第7天,经济部长张家祝闪电请辞,他在声明中表示,部分政治人物不断利用错误讯息进行政治操作,对经济部极尽施压、抹黑及羞辱之能事,对此感到心力交瘁,因此选择一肩扛起。对于张部长的请辞,行政院长江宜桦虽极力挽留,惟张家祝辞意坚定,江揆昨天宣布由经济部政务次长杜紫军接任。

 张家祝于2013年2月接任经济部长之初,外界曾经质疑其专长在交通领域,对经济产业议题不熟悉,难以处理经济部複杂多元的事务。但是观察这一年半以来,经济部在他领导下,不但完成「台纽经济合作协定」及「台星经济伙伴协定」的签署,在推动传统产业高值化与特色化、製造业服务化与绿色化、服务业科技化与国际化,以及执行中坚企业跃升计画等方面,也都有所建树。此时此刻易人,让企业界担心的是:经济部长更换频仍,将影响政策的延续性,同时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工作团队,其士气难免受到冲击。

 张部长平素为人温文儒雅、处事务实、个性低调,在立法院备询总是中规中矩、理性回应,很少出现过于政治化或针锋相对的言词,可说是非常敬业、负责的官员。如果尚有可议之处,就是主政者未能适才适所,将他摆在最能发挥的位置之上。

 这次高雄气爆灾变,涉及地下管线安全与管理问题,其责任追究与赔偿问题,事涉地方及中央权限,迄今尚未釐清,此时朝野两党相互指责,造成口水满天飞,但对灾后重建、石化产业后续发展前景与规画,却始终未能进行理性讨论,难怪工商界忧心忡忡。

 造成张家祝下台的导火线,在于8月7日高雄气爆罹难者头七的日子,立法院经济、财政及内政联席委员会审查自由经济示範区条例草案,在野党强烈要求救灾优先、会议停开,但国民党团还是坚持续审,彼此尖锐对立,民进党籍立委质询时,强烈指责张部长在这种日子还有心审法案,痛批他是冷血部长、不断逼问他「你还是人吗?」这对过去一周来担任中央灾害应变中心指挥官,支援高雄市政府、全力投入紧急抢救伤亡及灾民生活照顾等工作的张部长而言,真是情何以堪。他立即提出辞呈,可谓展现政务官应有的风骨。

 经过府院高层强力挽留,但张部长不为所动,只得迅速准辞,改由杜紫军接手。马政府又少了一位认真负责的部会首长,确实令人遗憾,但张部长辞职事件背后存在的问题,毋宁更值得正视。

 首先,张部长在辞职声明中表示:「核四安检、电价合理化、两岸服贸、货贸及自由经济示範区等重大政策,备受外界责难与批评。」这句话深刻凸显,在蓝绿恶斗与完成总统交付的任务之间,专业的政务官承受双重压力,往往深感无奈。如此政治文化若不早日改善,部会首长必定经常陷于左右为难,期其有所作为自不容易。

 以「封存核四」为例,国民党立院党团及行政院作出这项决定,以因应林义雄展开禁食行动与反核民众在凯道的无限期静坐,虽然「未来是否运转须由公投决定」,被视为是解决眼前危机的权宜措施,但是该项决策过程中,经济部与台电公司并未参与,也并未考量「封存核四」对台电财务负担与电价的影响。这种泛政治化的决策模式,势必影响台湾未来能源供应与能源安全,而经济部虽未参与决策,却得承担政治责任,显然也极不合理。

 其次,就石化产业发展而言,高雄气爆灾变除了反映政府管线管理和厂商工业安全努力不足之外,也凸显石化产业前景仍有待规画。政府已经做出五轻2015年关厂、大社工业区2018年关厂的政治承诺,原本期待国光石化能作为替代供应来源,但是在缺乏理性、客观、科学讨论的情况下,马英九总统骤然宣布停建,泛中油体系的石化业供应链势必大受冲击。由于石化业佔GDP的比重高达12%,上中下游的总就业人口将近60万,且其向上与向下的产业关联性极高,若无法就发展区位、未来产业前景,规画具体的发展策略,台湾经济如何走下去,实在堪忧。

 新上任的杜紫军部长由基层出身,经济部主管重要业务几乎都已有所历练,此时由他接任,应是最适当人选。只是当前需要处理的政务千头万绪,除了服贸、货贸协议的通过,自经区条例的完成立法更是一大挑战;此外,加速产业创新转型、提升国际竞争力,带动台湾经济往前走,杜部长自是责无旁贷。如何强化决策品质,争取工商界全力支持,从而化解在野党的反对,无疑将是杜部长难以迴避的考验。

 面对当前困境,工商业界无不期盼朝野抛开政党利益,共同携手解决经济发展遭遇的重重严峻课题。执政当局尤应拿出决心告知业者,台湾石化业未来究将何去何从?如此重要产业,能够轻言放弃吗?石化公会理事长陈武雄日前建议,「将仁大工业区、五轻迁往海边,例如南星计画区,且必须要让当地居民彻底了解、接受,迁厂后则朝高值化方向发展」,应是引导石化业再创生机、永续经营的可行之道,值得新上任的杜部长参考採行。
 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