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商时报社论「巫巫兹拉」的G20高峰会

566浏览 分类:科技娱乐 2020-01-14


 工商时报29日社论「巫巫兹拉」的G20高峰会:

 刻在南非举行的世足赛已进入16强激战阶段,场边用来炒热气氛的加油喇叭「巫巫兹拉」,以140分贝震耳欲聋的声效撼动全球足球迷,也因此成为「喧闹」的新代名词。 

 以「巫巫兹拉」形容昨天落幕的本届G20高峰会,其所呈现众声喧哗、各吹一把号的对战场面,实不为过。美中在人民币升值议题上斗智,欧盟与美国在财政紧缩议题上PK,日本新阁则忙着补修G2学分。随着欧美亚在后金融风暴的经济处境出现落差,「救市」已非G20元首的共识,捍卫本国利益才是攻防重点,因此会后的妥协声明掩饰不了彼此的歧见,以及山雨欲来的保护主义反扑。 

 G20高峰会在2008年11月首度成为因应变局的主角,彼时雷曼兄弟倒闭的「蝴蝶效应」快速蔓延,各国元首力推减税降息救经济,发挥难得的同舟共济精神。隔年4月伦敦高峰会,英美力促增加财政刺激,对照德法主张金融改革,大西洋两岸已生歧见。所幸当时美国总统欧巴马初登国际舞台,刻意压低身段,并拉拢中俄,最终G20仍达成协议,对国际金融机构注资1兆美元,加强全球金融监理机制,持续推动振兴经济方案。到了2009年11月匹兹堡集会,各国领袖有鑒于新兴势力的崛起,进一步决议以G20取代八国集团,成为促进全球经济合作的最主要论坛。 

 本届加拿大多伦多高峰会,是G20升格扶正后的首次政治盛事。会前的尔虞我诈与操弄盘算却令人叹为观止,会后公报虽兼顾了美国主张的经济成长优先,以及欧盟强调的财政健全优先,但将两个相斥的优先目标并列,只是政治语彙的机巧运用,让各国元首得以各取所需,因应各自的执政挑战。 

 G20之所以不再同进退,肇因于匹兹堡会后7个多月来,亚美欧的财经发展已大相逕庭。其中,亚洲率先复甦,成为热钱追逐的标的,防止资产泡沫化遂成为各国当务之急。美国经济靠政策强心针延命,近来不论是新屋销售、耐久财订单或GDP成长,均无以为继,欧巴马政府自不愿振兴措施提早退场。然而,欧元区自年初以来,遭遇以希腊为主的南欧债信危机,连非成员国的匈牙利都赶在伤口上抹盐,致令德法为首的欧元区高层更加体会财政健全的重要性。 

 由于彼此优先目标不同,G20在财经议题上,至少有两场持久战要打: 

 第一,G2的人民币「汇」战。由于中国先发制人,高调宣布人民币与美元脱钩,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,并赶在高峰会前强拉汇价至一美元兑6.7896人民币,让美元在一周内对人民币贬值0.55%,因此本次G20联合公报在汇率议题上,并未单挑中国。 

 人民币脱钩之举,与其说是迫于美国的恩威并施,实则是中国欲掌握汇率升贬的主动性。因为「弹性」意味由市场机制决定,如果未来欧元债信危机等国际财经变数迫使美元强势,人民币走低就理所当然;反之,若美元回跌,人民币在每日千分之五的浮动区间内缓升,其他亚洲货币的升压只会更大,等于将升值的部分冲击转嫁给邻近的出口竞争国。如此的政治盘算,应该才是人民银行在声明中所谓「有利于维护战略机遇期」的真谛。 

 不过美国总统欧巴马在本次G20高峰会期间仍明指,低估的人民币让中国佔得贸易优势,令美国无法接受,华裔商务部长骆家辉更批评所谓人民币与美元脱钩,只是徒具形式。可以预见,美国财政部下半年会拉高「汇」战层级,国会「反中」动作也会一波强过一波,人民币议题显然不易善了! 

 第二,欧美的「退场」之争。欧巴马为本届G20高峰会设订的目标是推动金融改革、持续刺激成长,以及强化全球经济。就金融改革而言,G20对大方向并无异议。至于欧美的「退场」之争,则已提升到意识型态的层次,这正是联合公报「既要顺姑情,也不能失嫂意」的关键。 

 德法为首的欧元区一朝被蛇咬,认定「财政健全」才是经济永续发展的根基,纷纷削减公共支出、加税开闢财源,以期早日消弭预算赤字。英国卡麦隆联合政府上台后,也跳到德法阵营,以每年削减400亿英镑预算为施政目标。虽然投资界大老如索罗斯批评德国紧缩财政是「缓事急办」,会害死欧元;专栏作家马丁沃夫也呼吁英国新政府对新预算案要「急事缓办」,但两国元首仍不为所动,坚持矫枉必先过正。 

 走在复甦前头的亚洲诸国,也各自踏上信用紧缩的分阶段「退市」之路。G20的澳洲与印度已数度升息、中国三次调高存款準备率,非属G20的纽西兰、马来西亚,乃至我国中央银行都罕见地领先美国调高各主要利率。 

 在某种程度上,欧美的退场之争,就像一场对照组实验,孰是孰非,可能要经过好几年的时间才能验证,只是到时候,现在檯面上的政治人物恐多已下台。可以确定的是,美国身为国际强权,若不思反省改善自身的经贸结构弊端,却要盟国为其分忧解难,这种自利诉求,将越来越难在G20高峰会这类多边协商中引起共鸣!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文章